特色资源

朱熹拜师传美谈

发布时间:2016/11/3 9:00:00

绍兴二十八年(1158年)正月初春,细雨蒙蒙,李侗父子正在谈论朱熹,其次子李信甫(授职佐修职郎,时任建瓯县主簿),忽见门前山道上有一撑着伞、身背包袱的布衣书生大步走来,不由一愣道:“是何方学子,会冒雨而来?”

先生到门一看是朱熹,惊喜得不顾烟雨山道溜滑,径向朱熹走去。看见先生冒雨出门相迎,朱熹甚感不安,丢了手中伞,就要在泥路上行弟子礼,先生慌忙扶住说:“我正盼着见你,终于来了,甚好!甚好!”迎入草堂,先生亲手为熹解下包袱,催他换掉湿衣到厅堂。寒暄过后,熹向先生拱手致谢:“熹昔得先生一番教诲,如食灵丹妙药。熹愚,至今义理不明,是非无以辨,犹饥寒于身,故再来恳请先生赐熹充饥寒具。”用罢点心,遂入书房畅谈。

朱熹说:“听了先生教诲,居同安三载,终于悟出只有吾儒之学,方能经世致用,而释氏之说,终是无济于事。”“熹此次恳请先生指点迷津的,有《春秋》、《论语》章句中的十八个未解之处,再之,上次先生指点的‘理一分殊’,熹百思不得其旨,故盼先生启蒙……”

草堂外,烟雨蒙蒙,草堂内,先生的解释如和风细雨,滋润着朱熹干旱的心田,茅塞顿开,感到先生正用一盏闪烁着光茫的明灯,照亮自己前进的道路……熹又请教《中庸》之道,先生指点:“要默坐澄心,体认天理,如当年黄庭坚称赞周子那样,让胸中洒落得像光风霁月一样方可。”

晚饭后,因西林院在修缮,李侗亲送熹住县丞官署,每天熹往先生处请教《论语》、《易》等真谛,半月后,熹搬到修葺一新的西林院,在禅房静坐,体认天理。时春暖花开,冥然兀坐的朱熹,如痴如醉,废寝忘食。这天,日当头顶之际,惟可师长老见朱熹又忘了吃饭,便来相请,只见熹手舞足蹈,放声歌唱,忙问原由。熹曰:“当年孔门弟子在曲阜郊外得到孔子的启蒙,兴奋不已,便在舞雩台上乘风吟咏,今先生教熹孔门传心之法,使熹找到了儒学真传,怎能不手舞足蹈?”长老听了曰:“贫僧想不到,天地间会有如此一对师生。”“长老啊,延平先生学问,真如冰壶秋月,光风霁月。其静中体认天理,乃是熹终身受用不尽之法。往后熹若是身体好的话,每年春天,都要来此求教于先生。”

绍兴二十九年(1159年)正月,而立之年的朱熹,想再度往南剑州请教于先生,阴雨绵绵,脚疾又发,只好将疑问以书信向先生求教,并潜心著书立说,两次圣旨传入京待职,均呈辞免召命状,宁愿隐居,以专心研究学问和著述。

隆兴元年(1163年)六月中旬,延平先生应长子李友直之请,前往江西铅山县(上饶县)养老,途经崇安,特意转道五夫屏山下,探望朱熹,在紫阳书堂,熹就时政问题,进一步向先生求教。八月中旬,李侗不习惯客居异乡和官署生活,踏上归途,又亲诣即将启程进京的朱熹家门,朱熹兴奋极了,把恩师迎进书斋,一边悉心照料,一边请教时政及学问中的疑难。九月初,朱熹拜别恩师与家人进京,不想这一别离却成师生之永绝。当年十一月,延平先生应福唐守汪应辰之邀,赴福唐(今福州)讲学,不幸于当月十五日病逝于府治之馆,终年71岁,归葬延平区炉下镇下岚村瓦自然村,溢文靖,清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康熙御笔亲题“静中气象”四字赐李氏家祠,以表李侗一生之功德。朱熹由京城赶到草堂,已是隆兴二年(1164年)正月了,挥泪写篇五百余字的《祭延平李先生文》,在西林院寺壁写了《用西林旧韵二首》。之后又写下三首《挽延平李先生诗》,便写了《李延平先生行状》,辑录编成他与先生书信往来答问六十四条的《延平问答》一书。

朱熹从24岁起师从李侗,先后10年,朱熹说:“从游十年,诱掖谆至。”“久依教育,义重恩深。”继承了二程的正统学说,集理学之大成,创立了朱子理学,成为自宋至清700多年封建社会的统治思想。现代流行语:“以人为本”、“和谐”、“民生”、“爱心”、“诚信”等都是理学的核心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