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资源

朱熹拜师传美谈(中)

发布时间:2016/11/3 5:00:00

正当他发呆时,身长七尺、面慈目善的延平先生,迈着缓慢的步伐来到了厅堂,朱熹赶紧恭敬地拜道:“晚生朱仲晦,系韦斋朱松之子,今奉家父遗命,乘赴同安任所,顺道特来拜谒先生。”寒暄之后,先生遂把话题转到朱熹求学之事。“元晦为学,将以何明天理,正人心,崇节义,扶正统?”朱熹遂把自己从学五夫三先生所得,尤其是多年与道谦、嗣公禅师的老佛玄说和盘托出。

延平先生语重心长地说:“吾儒之学,所以不同于异端者,只是理一分殊。”见日已西沉,先生笑着对满腹疑惑的朱熹说:“你初次来我家,我当为你洗尘,你已入仕了,你只要肯看圣贤言语,留心于日用间下功夫,到时自然明白吾意。”

傍晚时分,先生把朱熹带到西林院门(原南平中山公园附近),交给住持惟可师长老。只见西林院一进两门,中间一条又幽又深的砖石甬道,直通正殿,两旁房舍宽敞,院内栽许多柏树,转过正殿引廊,便见雄伟庄严的后殿,两旁种有许多柚子。

年近花甲的惟可师长老,身高体胖,见好友带来客人,格外热情,请他到后殿禅房休息,见朱熹闷闷不乐便问:“相公何忧心事,不妨一说。”朱喜见说,便把心中疑惑尽数讲来,禅师叹道:“延平先生向来不出虚言,且均为肺腑之语,相公不妨慢慢思量,或许日后自然悟出其中奥妙。”是夜,朱熹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拜别延平先生,朱熹经福州赶往泉州同安上任。同安乃地处偏远的滨海,满目萧条的小县城,朱熹任从九品的县主簿兼管学事。他勤政为民,兴修县学等造福一方。学业迷茫时想起延平先生“如何在日用间着实下功夫?又如何看圣贤言语。”逐渐理清思绪。至九月方把家人接到同安,把主簿官署改名为“高士轩”,现实社会,终于让他悟出了先生所以要他弃禅专儒的用意,悟出了释老之非,悟出了只有孔孟之道,才能救国救民救人心。可是要如何体认儒学要点“理一分殊”呢?朱熹又陷入苦苦的思索,遂思弃官专学。

绍兴二十六年(1156年)七月,朱熹悟出潜居默思的奥妙,决意归隐山林,上书辞职。至十一月底,同安三载深谋民心的朱熹,为免惊动百姓,于子夜时分,全家人乘马车悄然别离“高士轩”。可100多位乡民,在府城外朱熹手书的“同民安”石坊跪围马车,不让出坊门,朱熹再三解说,回山深造学业,以利百姓,乡民又献上“万民表”及醇酒、糕点等小礼品,清贫的朱熹无物还礼,挥毫疾书“板辕石”三字,以谢百姓厚意。

回到紫阳书堂,朱熹多次想往南剑州向延平先生求教,因脚疾复发,母亲祝老夫人身体欠佳,未能成行,只得书信往来请教先生。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