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资源

朱熹也是音乐家:“声律说”、“声律辨”的文化地位

发布时间:2016/11/4 9:13:00

 

朱熹画像&nb

sp;朱熹不仅是著名的教育家、哲学家,同时还是杰出的音乐家。在《朱子文集》第92卷中,朱熹写了颇有影响的两篇文章,一是《声律说》,二是《声律辨》。同时,还给他得意的学生蔡元定的专著《律吕新书》作序。朱熹给其他的一些学者的信也常谈到律吕等音乐方面的话题,说明了朱熹对这方面知识达到了很高的精通。 朱熹论及十二个律的方法,是不断将律管长度乘以4+3或2+3来产生一个新律。十二律名有黄种、大吕、太簇、灭钟、姑洗、仲吕、蕤宾、林钟、夷则、南吕、无射、应钟,其间隔并非恰好相等。从不同的律开始,会表现出不同的“调”。乐律中的五音宫、商、角、徵、羽等可得60种调。如果是七声音阶,就可得到84个调。朱熹对以上的60调与84调都有研究。我国的民乐调式以五声、七声为主,主要是由五个音组成的,各音阶之间没有小二度关系的调式,这种调式,每个音都可以作为主音,故构成了五声调式,其主音便是宫、商、角、徵、羽。有趣的是,朱熹认为五音宫、商、角、徵、羽各有其品质上的特色,他将五音与五行相配。朱熹常说:宫为君,商为臣,角为民,徵为事,羽为物。这些相配关系恰好说明了五音的特色,五音不只是通过音高的数量比而形成的一串音符,还代表了各具特色的一组声音的和谐乐音。声音遇到物体反射回来产生回响,朱熹把这个过程解释为“响之应声”,只有空旷之处方能产生回响,“谷之虚也”。故朱熹在武夷山六由有题刻“空谷传声”说明这个乐律现象。朱熹还把十二律和十二月相配。他说古人弹琴是随月调弦的,如在同一弦八音时会产生悦耳之声叫泛音。这在乐律中是十分和谐的,两声同属一律则彼此相就,非属一律则可彼此相和,相和之声依次奏出则成音乐,即所谓“和是乐之本”。在大乐团中和弦特别重要了,否则就是各吹各的调,各拿各的号,整个乐团便乱了套。朱熹说所有的材质都可以发出声音来。他提到八音,金、石、丝、竹、匏、土、革、木。八音中金石最重要,可以制成钟磬,金石之声最悦耳“始震终佃”,而玉声始终如一,竹声大,如斑笛之类,丝声细,如琴瑟之类,故有金声玉振之词。朱熹批评司马光、范仲淹等学者没有读过音乐专著《通典》,批评武夷大学者胡宏不懂“旋宫”,不知道十二律的每一律都可以成为宫。蔡元定是个大音乐家,但是他却不会弹琵琶。朱熹认为,古人对音乐和律吕有真正的领悟,是他们了解了音乐而且真的能用乐器演奏。所以朱熹倡导他的学生要获得良好的音乐感知力、音乐鉴赏力和音乐表现力,必须要通过弹、唱、读、听等实践,加深音律知识的素养。大凡古代文人学者都精通琴、棋、书、画,互为变通。随着时代的进步和高科技的发展,现在的音乐家能用高科技的手段模仿各种材质制造成的电声乐器演奏各种优美曲调,甚至还可以用机器人来演奏气势恢宏与典雅优美的乐曲,不过这些电声乐器的律吕原理还是朱熹先生那时研究过的。朱熹丰富的声律和声律知识,为武夷山的文化遗产留下非凡的贡献。朱熹论及十二个律的方法,是不断将律管长度乘以4+3或2+3来产生一个新律。十二律名有黄种、大吕、太簇、灭钟、姑洗、仲吕、蕤宾、林钟、夷则、南吕、无射、应钟,其间隔并非恰好相等。从不同的律开始,会表现出不同的“调”。乐律中的五音宫、商、角、徵、羽等可得60种调。如果是七声音阶,就可得到84个调。朱熹对以上的60调与84调都有研究。我国的民乐调式以五声、七声为主,主要是由五个音组成的,各音阶之间没有小二度关系的调式,这种调式,每个音都可以作为主音,故构成了五声调式,其主音便是宫、商、角、徵、羽。有趣的是,朱熹认为五音宫、商、角、徵、羽各有其品质上的特色,他将五音与五行相配。朱熹常说:宫为君,商为臣,角为民,徵为事,羽为物。这些相配关系恰好说明了五音的特色,五音不只是通过音高的数量比而形成的一串音符,还代表了各具特色的一组声音的和谐乐音。声音遇到物体反射回来产生回响,朱熹把这个过程解释为“响之应声”,只有空旷之处方能产生回响,“谷之虚也”。故朱熹在武夷山六由有题刻“空谷传声”说明这个乐律现象。朱熹还把十二律和十二月相配。他说古人弹琴是随月调弦的,如在同一弦八音时会产生悦耳之声叫泛音。这在乐律中是十分和谐的,两声同属一律则彼此相就,非属一律则可彼此相和,相和之声依次奏出则成音乐,即所谓“和是乐之本”。在大乐团中和弦特别重要了,否则就是各吹各的调,各拿各的号,整个乐团便乱了套。朱熹说所有的材质都可以发出声音来。他提到八音,金、石、丝、竹、匏、土、革、木。八音中金石最重要,可以制成钟磬,金石之声最悦耳“始震终佃”,而玉声始终如一,竹声大,如斑笛之类,丝声细,如琴瑟之类,故有金声玉振之词。朱熹批评司马光、范仲淹等学者没有读过音乐专著《通典》,批评武夷大学者胡宏不懂“旋宫”,不知道十二律的每一律都可以成为宫。蔡元定是个大音乐家,但是他却不会弹琵琶。朱熹认为,古人对音乐和律吕有真正的领悟,是他们了解了音乐而且真的能用乐器演奏。所以朱熹倡导他的学生要获得良好的音乐感知力、音乐鉴赏力和音乐表现力,必须要通过弹、唱、读、听等实践,加深音律知识的素养。大凡古代文人学者都精通琴、棋、书、画,互为变通。随着时代的进步和高科技的发展,现在的音乐家能用高科技的手段模仿各种材质制造成的电声乐器演奏各种优美曲调,甚至还可以用机器人来演奏气势恢宏与典雅优美的乐曲,不过这些电声乐器的律吕原理还是朱熹先生那时研究过的。朱熹丰富的声律和声律知识,为武夷山的文化遗产留下非凡的贡献。